我终于读懂了母亲的“凶与狠”

我终于读懂了母亲的“凶与狠”已关闭评论

我清楚地记得,在我9岁之前,我的、都把我视若掌上明珠,我的无优无虑,充满了欢喜。但自从我和我去了一趟武汉的某病院后,我的生活就大不如前了。
  冷眼相向
  我的回来离去离去的时分是在早晨…

求医问药治顽症

求医问药治顽症已关闭评论

刚调回电台事情不久,在兵团党校上学的老同窗、老倪九龙伴随他从前的老共事、当时的兵团纪委书记、前任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周声涛来家作客。莲香炒了几个菜,拿出从伊犁带来的伊犁特曲,请电台台长邵强、静态部主任赵建…

爱的守候

爱的守候已关闭评论

我与他其实并不很熟,只是为了一点事要去找他,就托了带我去他家。
  他有成,设想中他应当住花园别墅的,却不料,去时才晓得,他住在老街区的老式筒子楼里,很简略的屋子。
  谈妥工作以后
,他…

我亲爱的妈妈

我亲爱的妈妈已关闭评论

,我心爱的妈妈 给我你的温顺
用你的双手呵护我疲劳的心 你满盈慈爱的眼光
能给我最大的抚慰
妈妈,我心爱的妈妈 给我你的鼓励 用你的唠叨嘱咐的流浪的心 你满盈关爱的 能给我最大的 妈妈,我心…